Archive for October, 2005

黑暗精灵——Dark-elves,Moriquendi,Hisildi

October 4, 2005
在埃达(Arda)世界里,“黑暗精灵(Dark-elves)”通指所有没有到达阿曼(Aman)没有见过双神树(Two Trees)光芒的精灵,因此包括辛达(Sindar)、南多(Nandor)和阿瓦瑞(Avari)。关于辛达的历史和传奇我们了解不少,南多也略有所知,但东方的阿瓦瑞便是一个谜,几乎没有多少文字里提到他们。不过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一点儿线索,在托尔金的早期设计里,讲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方黑暗精灵的故事。
以下内容整理自《中州历史(History of Middle Earth)》(以下简称HoME)的一、二册,即《失落的传说集(The Book of Lost Tales)I、II》。

精灵觉醒的觉醒湖所在的地方被称之为帕里索尔(Palisor),意思是“旷野(Wild Land)”。那个地方位于整个大陆的中部,不愿意服从梵拉(Valar)召唤的精灵、服从召唤半路上掉头的精灵,在太阳第一纪(Years of First Age)之前,基本上仍旧居住在帕里索尔地区,因此他们被称之为“帕里索尔的黑暗精灵”。
传说中提到一位魔法很高的“fay”,他的名字叫图(Tû)或者图弗(Tûvo)。fay究竟是怎样的种族没有明确的说明。这个单词在现代英语里是“仙女、仙子、小妖精”等等的意思,不过它的来源则是中古英语的faie,意思是“有魔法的人”。同时这个词和“fairy”、和“elf”的含义相通,精灵也常常被称为“fairy”。不过在书中另外提到的一个“fay”则实梅里安(Melian),如此的话,这似乎该是迈埃(Maiar)的一个别称。图弗还被称为“术士(Wizard)”,从这一点来说,也更容易让人联想起第三纪的迈埃五大术士。当然《失落的传说集》创作的年代,作者还根本没有设计第三纪的故事(传奇到第一纪就结束了),五大术士自然无从说起。《失落的传说集》里只说,图弗被称为术士的原因是他的魔法高明,按书中的说法,他的魔法高明到胜过任何人,甚至包括那些居住在瓦里诺尔(Valinor)的。这又是一个很神秘的说明,如果是一个迈埃的话,这样的形容好象又太夸张了。另外有一个地方提到,摩尔寇(Melkor)被囚禁在曼多斯(Mandos)的时候,他在曼多斯的大殿里遇见图弗,教了图弗许多黑魔法。那么图弗是一个迈埃?他有那么大胆子向摩尔寇学习黑魔法吗?照理当时是摩尔寇的囚禁期间,他被锁链锁着没有行动自由所有的梵拉也对他极具戒心,图弗要向他学习黑魔法,应该也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才对。当然,也许他根本就是一个看守摩尔寇的迈埃,但是接下来要提到的是,和很多人可能会产生的想象不一样,图弗并非索隆(Sauron)和萨茹曼(Saruman)一流的人物,即使他向摩尔寇学习黑魔法,看来也完全处于一种对魔法的强烈爱好而已。
图弗后来到了中州,有一些地方说,他是在摩尔寇毁掉双神树以后才来到中州的,可这样的话,就和其他的一些传说有矛盾,这一点姑且存疑。确定的是图弗来到中州后与西海岸那些辛达甚至南多(总之就是埃尔达(Eldar)一支)没有多少交集,他去了东方,和帕里索尔的黑暗精灵相遇,他召集起这些黑暗精灵,帮助和教导他们,之后就成了帕里索尔之王。黑暗精灵的王国就建在觉醒湖畔,他们居住在洞府中,觉醒湖水一直流进洞穴底部,洞府的大门加上了魔法封印。洞中蓝色和银色的光芒闪烁,除了精灵以外还有许多奇怪的灵体(spirits)进进出出。图弗被尊为“薄暮之君(Lord of Gloaming)”,他的臣民被称为希瑟尔迪(Hisildi),意思是星光精灵(Twilight People)。
希瑟尔迪有一个很引人注意的长处,就是他们的视力,他们视力超过了其他宗族的同胞,他们在黑暗中依旧目光敏锐。这让人联想到莱戈拉斯(Legolas),《失落的传说集》里提到的那位第一纪冈多林的莱戈拉斯,他的显著特点就是视线过人的敏锐以及不受黑暗影响,《魔戒(Lord of the Rings)》三部曲里那位森林王子莱戈拉斯也是如此,当他在黑暗中射下飞行的戒灵的时候,他的视力也留给人很深的印象。注意,当时不仅仅是说他看得远,更重要的是说他能看穿无光的黑暗。同时,我们还注意到,莱戈拉斯的父亲,森林之王瑟兰迪尔(Thranduil)的宫殿的形制。一般的说法是,瑟兰迪尔模仿辛格尔(Thingol)的千洞殿建立了自己的洞府。然而瑟兰迪尔的洞府也许更象希瑟尔迪的形式,辛格尔的千洞殿并没有穿过洞底的水流,也没有魔法封印的大门。而瑟兰迪尔的洞府里有森林河流入洞底,大门也被魔法控制,都很象觉醒湖畔的精灵宫殿。有关莱戈拉斯家族的详细内容,请参看我的《大森林王室档案》。
如此太平而幸福地过了许多年,有一天,一个叫做卢英(Nuin)的希瑟尔迪出外旅行。在所有希瑟尔迪中他是最聪明的,最好学也最好奇,他一口气走到很远的地方,最后来到一个非常美丽而且香气四溢的山谷,在这里发现了许多沉睡的孩子。卢英惊讶极了,他跑回去,在希瑟尔迪面前一口气说出自己的奇遇。希瑟尔迪告诉他,那里是“睡谷(Vale of Deep)”,在未来那里将繁花似锦,“太阳”将会在天空升起,然后耶路瓦塔尔(Iluvatar)的幼子——人类便会苏醒。卢英见到的,正是人类的先祖。
这里也要注意一点,有关精灵人类觉醒的具体情况,梵拉们也并不了解,但图弗却好象了如指掌,这也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图弗禁止卢英和其他精灵去探望他们的“兄弟”,尽管他们为此都很好奇很兴奋。然而卢英实在忍不住,他常常溜进睡谷去探望人类的小孩,最后终于忍不住弄醒了两个。这两个孩子他管他们叫埃卢莫(Erumon,也许是“第一”的意思)和埃尔米(Elmir,也许是“星星宝石”的意思),他们一开始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很害怕,可很快他们就不再害怕卢英了。图弗对卢英的“越轨”行为不太高兴,但也没惩罚卢英,总的来看,图弗表现出个性很温和。卢英教埃卢莫和埃尔米语言,后来他被人类称为“语言之父(Father of Speech)”。在他的照拂下埃卢莫和埃尔米生活得很快乐,那个时候人类的寿命似乎也很长,他们的力量和形体也和精灵很相似。
终于有一天,太阳从太空升起,埃卢莫和埃尔米是人类中唯一看到第一次日出的人,他们还看到睡谷在太阳光辉照耀下,所以沉睡的种子都发芽了,那里成为繁花之地。人类的孩子觉醒,他们在埃卢莫和埃尔米教导下学习,更向希瑟尔迪学了许多东西,他们和希瑟尔迪一起快乐的生活。可图弗却在阳光下凋零(faded),从此以后他藏进了洞府深处,具体原因是什么并不清楚,在太阳下山后他是否就能出来也不得而知。这一点很有些奇怪,假如图弗确实是从阿曼来的迈埃,没有道理他会畏惧阳光——要不他怎么能在同质的双神树的光芒下活动?或者他真的是某个特别的迈埃,摩尔寇见到他时他也是在曼多斯神殿,曼多斯是个大洞又是死之神殿,自然该是黑漆漆的了?何况囚禁摩尔寇的地方,更让人有一种一定很昏暗的感觉。
快乐的日子没有维持多久,摩尔寇已经返回中州,他的一个代理人(应该是一个迈埃)纠集了格伯林(Goblins,也就是奥克(Orcs))大军进攻帕里索尔。埃卢莫和埃尔米率领人类站在希瑟尔迪精灵一边作战,可他们中出现了叛徒。这场西方精灵所知甚少的大战被称为“帕里索尔之战”,战争的结果众说纷纭。可以肯定的是卢英战死了,有的说希瑟尔迪精灵大败,有的说战争形成僵局。后一种说法应该更可靠,因为图弗在后面还要出现。那些背叛精灵的人类成为后来的“野蛮民族”。埃卢莫和埃尔米依旧坚定地作希瑟尔迪精灵的盟友,他们的一部分族人应该就是后来西迁的埃戴恩(Edain)三大家族。
战争告一段落后,一个叫做泰尔格(Taerg)的希瑟尔迪精灵听到了西边传来的谣言,知道诺尔多(Noldor)精灵返回中州的消息,于是在他带领下,很多希瑟尔迪精灵去了西海岸,在那里,他们和辛达和诺尔多融合在一起。
最后是第一纪472年“泪雨之战(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的时候,诺尔多王子麦德罗斯(Maedros)写信给图弗、给埃卢莫(作为一个人类他到这个时候还活着是很让人惊讶的)邀请他们参加联盟,图弗可能无法亲自参战(考虑到他异常畏惧阳光),但应该派出了军队和代表。泪雨之战以精灵人类的联军的惨败告终,诺尔多和辛达在西海岸的势力大大收缩,和东方的联络也失去了,希瑟尔迪精灵以及埃卢莫率领下的人类的命运如何在传奇里从此不再提及。

关于精灵的死亡和转生

October 4, 2005
由于精灵曾长期居住在Valinor并从Valar那里学到了很多与此有关的知识,精灵们对自己死后的命运有着相当的了解。而人类与Valar没有这样多的接触,他们关于自己死后归宿的理解大多仅仅是猜测而已(译注:其实Valar对人类死后的命运一样所知甚少,帮不了人类什么忙)。

精灵的命运:

精灵认为自身是由F?a(灵魂)和Hr?a(肉体)两个不同的部分组成的。这两部分并非不可分离。但离开了肉体的灵魂是毫无力量的,而失去了灵魂的肉体也将死亡并最终归于腐朽(参考文献一)。

精灵的是与Arda世界同寿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也并非“永生”。精灵把这个世界称为“Arda Sahta”(被毁坏的世界),在这个世界内,包括精灵和人类在内的所有由Arda物质构成的生灵必将由于Melkor邪恶力量的影响而饱受痛苦(参考文献二)。对于精灵来说,他们的灵魂会不断消耗肉体,最后只剩下一具若隐若现但也无法毁伤的躯壳(U:哇~~比僵尸还可怕,哪位大人能告诉我有哪个精灵最后变成这样了?还是他们都还没活够年头?@_@);另一方面,精灵也会因过度悲伤或遭受致命伤害而死去(但不会病死),此时他们的灵魂就会离开肉体。

这些“无家可归”的灵魂会受到召唤前往曼多斯神殿(the Halls of Mandos),不过他们仍可以自由选择去或不去。确实有少部分已经被Melkor腐化了的灵魂由于畏惧可能受到的惩罚而留在了中洲。他们一直在中州大地上徘徊着,并试图夺取其他生灵的肉体。(U:借尸还魂??越来越可怕了,我已经觉得自己在看灵异漫画了-_-bbb)

只要他们自己愿意,被召唤至曼多斯神殿的精灵将获得转生,得到一个与原先一般无二的新的肉体(如果他们原先的肉体依然完整无缺,他们也可以回去,不过这样的事情几乎从未发生)。剩下的精灵或是前往Valinor,或是继续留在在曼多斯神殿直至世界终结。由于精灵的命运是紧紧束缚在Arda世界之内的,他们不可能象人类一样离开这个世界。

不过,无论这些灵魂最终作何选择,在此之前他们都必须在曼多斯神殿逗留或长或短的一段时间。如果一个灵魂在他的前生曾犯下某种罪恶,那么他被迫滞留在曼多斯的时间就将更长。有些灵魂甚至会被永远禁锢,Feanor就是如此(参考文献3)。

刚刚获得重生的精灵在各方面都和孩童无异,直至获得了足够的知识和阅历后,他们才会回忆起前生的经历。而双倍的成长体验和双倍的记忆将使他们的人生远比其他精灵丰富得多。

不过,从未出现过两次(或更多次)转生的精灵,我们现在还不清楚这是什么原因(参考文献1)。此外,在所有的文献中唯一有名可查的获得转生的精灵是冈多林(Gondolin)的格洛芬德(Glorfindel),他在第二纪转生,后来还帮助佛罗多他们到达Rivendell。

人类的命运:

与精灵不同,人类的命运并不受Arda世界的束缚。埃汝(Eru)将死亡作为赐给人类的特殊礼物。当人类死后,他们也将前往曼多斯神殿,但在短暂的逗留后就会永远离开Arda世界。他们此后的命运无人知晓。在Melkor的阴谋下,很多人类开始对这种未知的命运产生了恐惧。而那些注定要永远活在这个世界里的精灵却无法理解人类为什么会害怕Eru的礼物。

也有些人声称,最初人类的生命并不那么短促,甚至和精灵一样是永生的,只是由于Melkor的影响才使他们的死亡成为必然。(但精灵并不相信这种说法,他们认为Melkor没有足以影响一个种族命运的力量)。这种说法来自有关人类早期堕落的传说(U:正好可以和区区在下前一阵翻译的“Orcs的起源”呼应上啦^_^,不过下面提到的只是人类寿命缩短的一个说法,另一个说法认为人类是由于灵魂软弱无法抵御邪恶而导致寿命缩短的。不过,就连人类的寿命是不是曾有那么长也要打问号嘛,老托还不是一般的爱出难题-_-bb)

在人类的婴儿时期,还未有任何人死亡之前,Eru就曾于人类交谈,告诉人类自己会一直照看他们,并在他们需要的时候给予帮助。但是当人类开始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并向他询问时,Eru却更乐于鼓励人类自己寻找答案,从中获得发现的乐趣。

此时Melkor出现了,他以端庄威严的形象来到人类中间并许诺说,只要人类听从他的指示,他就将给予比Eru更多帮助,传授更多的知识。在一开始他也确实这样做了,人类一天比一天更加依赖他,害怕失去他。当人类在Melkor面前提到Eru后(当时人类只听过Eru的声音),Melkor暴怒起来,并把Eru说成是准备吞噬人类的黑暗力量。之后Melkor就离开了这些人。

失去Melkor的人类渡过了一段漫长的凄惨困苦的日子,笼罩在他们四周的黑暗挡住了阳光。终于,Melkor再度降临了,黑暗中的他如火炬般耀眼,所有的人都拜伏在他脚下。他们为Melkor建造了神庙,并发誓终生侍奉他。然而,此时的Melkor也不再象当初那样慷慨大方地给予人类礼物或知识。人类必须奉献其他东西,甚至犯下罪恶才能获得Melkor的恩典。在此之后,Eru只和人类进行了最后一次交谈。他说,纵然人类已经抛弃了他,他仍掌握着人类的命运。他将缩短人类的寿命,让他们死后来到他的面前,认清到底谁才是他们真正的主宰。

从此之后,陆续有人开始死去。于是人类又来到Melkor那里寻求帮助。而Melkor终于撕下了面具,不再隐瞒自己的计划。他给了人类两个选择:顺从他,或是更快地死在他手下。他奖赏那些最积极服侍他的人(这些人通常也是最残酷的),而把那些敢于公然反对他的人们烧死在神庙中。最终一些人类开始向西逃往大海,但却把自己主动送到了这个死敌的面前(参考文献4)。(译注:此处语焉不详:我的理解是,那些本指望逃离Melkor的势力而向西穿越蓝色山脉来到Beleriand的人类,却发现自己实际上直冲到了Melkor的老巢Angband的脚下,并因此不得不与精灵组成联盟直接与Melkor作战)

参考文献:
一、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 10, The later Quenta Silmarillion: Laws and Customs among the Eldar
二、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 10, The later Quenta Silmarillion: of Finwe and Miriel
三、The Silmarillion. Of the Return of the Noldor
四、History of Middle-Earth, vol. 10, Athrabeth Finrod ah Andreth